您的位置:首页 > 强奸系列
1 这对男女

  我女朋友叫苏蔓,是个嫩模,自从跟她好上了之后,就整天提心吊胆的,总害怕她有一天给我戴帽子。

  毕竟她职业特殊,再加上她是属于身材跟脸蛋都很好。

  最近,我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因为她太不正常了,经常夜不归宿,即便回来了,也是倒头就睡。

  这天晚上,她又回来了,刚换上拖鞋就去卫生间洗澡,我感觉她是想要消灭一些关键性的证据,别怀疑,我大学学的可是心理学,我善于思考,趁她还在洗澡,我就偷偷的打开她的包拿出了她的手机,翻看了一番之后,有条信息让我感觉很不对劲。

  给她发消息的,是一个叫着coco的女孩,那女孩我也见过一次,也是个野模,消息的内容是:蔓蔓,听说你马上要做女一了?

  除了做野模之外,我女朋友还兼职做演员,这一点我是知道的,只不过,她一直都是龙套角色啊,扮演丫头宫女,偶尔还客串太监什么的,做女一号?难道是……

  我当时心里就是一凉,这年头,女一号哪个不是跟床挂钩的?你不脱不睡,能做女一号?

  我更加的胡思乱想了起来,这个时候,卫生间的门哗啦一响,我赶紧将手机放了回去,苏蔓裹着一条浴巾从里面走了出来,这女人,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直接走进了房间,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换上了一件淡绿色的薄纱束腰短裙。

  我假装随意的问了一句这大晚上的还换衣服干嘛?她笑着跟我说有个姐妹过生日,聚聚,说完,拎着包就出了门。

  我不动声色,估摸着她下了楼之后,就用最快的速度跟了出去,想给我戴帽子,我死也要死个明白不是。

  下了楼,我一路跟在苏蔓的身后,大概在二十米开外的样子,路灯有些朦胧,苏蔓丝毫没有察觉,过了一会,她掏出手机,放在耳边,发嗲的来了一句,“亲爱的,到了没?”

  我当时一听,差点就要过去跟她讨个说法了,你大爷的,你偷人就偷人吧,用得着这么光明正大?

  我真庆幸自己跟了出来,要不然,别说绿帽子了,就是头发被她染绿了我都不知道。

  我心里憋着一口气,我在想要不要捡块砖头,待会等到她奸夫出现的时候,过去就给他妈的一梭子,别怀疑,我发起狠来,我自己都怕。

  想了想,我还真就在周围扫了一圈,算他妈运气好,旁边没砖头。

  苏蔓打完电话之后,接着往前面走,很快就到了马路旁边,我紧紧的跟了过去,还没等我跟到她身边,一辆拉风无比的白色双门跑车就在她身边停了下来,苏蔓拉开车门,一把就坐了进去,随即跑车发动,瞬间就离开了。

  我操,这跑车什么牌子我还来不及看呢,不过,后面是四个排气管,一看就是吊炸天的那种。

  我赶紧跑了过去,拦下了一辆的士,司机问我去哪,我朝着前面就是一指,“大哥,帮我跟上前面那辆车!”

  的士大哥忍不住来了一句,“好车啊!”

  我心想,你他妈管他是好车还是破车,让你跟你就跟。

  现在不是车流的高峰期,跑车开的很快,眼看着都要没影了,我问司机跟不跟的上?司机大哥又来了一句,“够呛!”

  我心说,完了,这下没了证据,苏蔓那贱人是不会承认的。

  那知道还没等我想完,司机大哥声音陡然就变了,“这位兄弟,我说的够呛是别人,你今天运气好,搭的是我的车,坐稳了!”

  说完,连续几下挂档,猛然一脚油门,这破的士顿时就往前窜了出去,连续的超过十几辆车之后,终于是看见了那辆跑车的车尾灯。

  我暗之庆幸,看来我今天运气的确不错。

  跟着那跑车,大概又往前开了十多分钟左右,它终于是停了下来,我也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丢给了司机大哥,司机大哥还嚷着要给我找钱还要给我递名片,说下次再搭他的车,我现在那有这个心情啊,我推开车门就走了出去。

  下了车我才发现,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我们江海市最有名的娱乐场所名媛KTV的门口。此时,苏蔓偎依着那跑车男就在前面走,那跑车男搂着苏蔓。

  我忍不住就骂了一句:“好一对狗男女!”

  我尾随着这对狗男女,我看见他们进了名媛KTV的大门,然后被人引着进了电梯,我不敢跟的太近,生怕被他们发现,不过,我留意了一下,他们上的是三楼,待到他们上去了之后,我才赶紧搭乘下来的另外一部电梯跟了上去。

  不过在我到了三楼之后,竟然没发现他们的身影,我顿时反应过来,应该是那跑车男早就订好了房间,两人现在已经进去了。

  这对狗男女,还真是挺迫不及待的。

  不过,我更迫不及待,我倒要看看,他们奸情撞破的一瞬间,苏蔓那贱人是副怎样的表情。

  想到此,我开始一个包间一个包间的查过去,名媛KTV很大,三楼的包间也很多,好在现在KTV的房门都有规定,不能反锁,而且门上必须要有透明窗,所以,查起来也并不是太费劲。

  不过,有些房间还是挺费劲,灯光朦胧的,人影都看不清,这一番折腾下来,废了我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走廊尽头转头处的一个包间发现了这对狗男女。

  包间不算很大,我顺着房门的透明窗看过去,茶几上摆满了东西,饮料红酒果盘零食,应有尽有,那跑车男将手搭在苏蔓的肩膀上,一人一个麦克风,也不知道在唱什么歌,不得不说,名媛KTV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好了。

  我站在门口,假装拿着手机打电话,我在想,待会该用怎样的一种方式进去,既不让自己丢脸又能保持一定的风度。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一把推开包间的大门,朝着里面就吼了一句,“好一对狗男女,玩的挺尽兴啊!”

  包间的歌声开的并不是很大,我这突然闯入,又来了这么一句,苏蔓顿时就吓了一跳,不过,那跑车男只是微微的一愣,随即,依旧搂着苏蔓,将歌关了,然后斜着眼睛看着我,“你他妈谁啊?”

  “你问我是谁?”我点点头,一阵冷笑,“我是他男朋友!”

  苏蔓赶紧站了起来,“谢霆,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我再不来头发都要变绿了!”

  我又是一声大吼,说完,我走过去,将苏蔓一扯,那跑车男也火了,瞬间站了起来,将苏蔓一把又拽了回去,还不痛不痒的来了一句,“哦,是你啊,我听蔓蔓说过,看来,还真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不好意思,今天晚上,蔓蔓是我的人!”

  “你的人?”我的怒火腾的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我冲过去,朝着这个混蛋的肚子就踹了一脚,那家伙哎呀一声,顿时就跌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我还想冲过去,苏蔓突然一把就挡在我的面前,她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谢霆,别闹了,你要知道,你只是谢霆,而不是谢霆锋,我要的那种生活你给不了,我们分手吧!”

  2 我真叫谢霆

  我本来还对这贱人存有一丝幻想,没想到她竟然这样损我,我感觉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不过我必须要给她一点反击,要不然,我他妈都不是男人了,想了想,我微微的一笑,咬了咬牙,“哼,我是谢霆锋,你他妈也得是张柏芝啊,你是吗?分手?记住,今天是我甩了你。”

  看着苏蔓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我狠狠的又来了一句,“还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这句话,是我看多年网文学来的,男人嘛,痛,也要放在心里,气势,那是绝对要做到的。

  我感觉今天晚上挺狗胆包天的,虽然被甩了,可我被甩的有骨气,对吧?

  沙发上的跑车男明显打不过我,都不敢起来了,说完最后一句话,我就准备潇洒的离开然后回家好好的哭一顿狠的,以祭奠我们曾经的青春。

  就在这个时候,包间的门再次推开,四五个穿着黑色西服别着耳麦的人走了进来,应该是名媛KTV的保安,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魁梧,这个人刚踏进门,沙发上的跑车男顿时就大叫了起来,“雷哥,别让他跑了!”

  其实他不说,我也跑不了,门口已经被挡住,那为首的被称为雷哥的人从进来的一刹那就死死的盯着我,我感觉他的目光有些怪异。

  盯了我足足有一分钟,他才喃喃的说道:“敢来名媛闹事,你胆子挺大的嘛!”

  刚刚我是怒火攻心才敢闯进来出手的,现在,见这家伙盯着我,我浑身都发毛。

  我只是一介普通青年啊,来这种地方撒野,说实话,还真是找死,我感觉后果有些严重了。

  见有恃无恐了,那跑车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狗仗人势,走到我面前,突然拿起了玻璃茶几上的一瓶啤酒,狠狠的就砸在了我的额头上。

  我闷哼一声,血,顺着我的脸颊往下流,不过,我不敢擦,那名叫雷哥的混蛋气势太强了。

  他依旧死死的盯着我。

  “我操你妈,你知道我是谁吗?敢打我?”

  跑车男说完,扬起了手中的半截啤酒瓶,还要狠狠的扎过来,我本能的抬起了手臂,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叫着雷哥的家伙突然出手,他的速度很快,只是一下就拽住了跑车男的手腕,随即缓缓的说道:“敢动周少,你还真是找死!周少,不劳你大驾,我来!”

  说完,他朝着我的腹部猛然就是一脚,这家伙踹的又快又狠,我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然后死死的跪倒在包间的地毯上。

  我感觉肚子都要被他踢爆了。

  雷哥转动了几下脖子,将跑车男手中的啤酒瓶拿了过来,很随意的丢进了垃圾桶,不痛不痒的说道:“周少,不好意思,出了这种事,是我们名媛的责任,今天的单,算我的,小刘,给周少换个包间!”

  “知道了,雷哥!”

  “雷哥,那这小子……”跑车男一脸不爽的看着我。

  雷哥一阵冷笑,“哼,敢来名媛撒野的,都没几个好下场,周少,我做事,你放心!”

  “那就有劳雷哥了!”

  “玩的开心!”

  跑车男搂着苏蔓,缓缓的出了门,包间关上的一刹那,里面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三个人。

  雷哥挥了挥手,指着我,“把他带到仓库去!”

  另外两名身穿黑色西服的保安走到我身边,将我一把拽了起来,拖着我就往门口走。

  我当时就慌了,转过头,脱口而出,“雷哥,雷哥,我不是故意的,我……”

  雷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咬着牙,“你再叫一句,我现在就杀了你!”

  这一下,我彻底傻了,什么叫着现在就杀了我?难道我不叫,只是让我多活一会,我操,这也太黑暗了吧,我只不过是闹了一点事,就要我的命?

  不过,他这一说,我还真是屁都不敢放。

  这两人拖着我,跟雷哥一起,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部电梯,进去之后,一直到了楼下,随即,又带着我七转八转,最后,将我带到了一间宽敞无比但是凌乱不堪的房间,房间里面堆满了东西,应该就是雷哥口中所说的仓库。

  雷哥对着两人挥挥手,示意让两人先上去。

  那两人言听计从,刚要走到门口,雷哥又将两人叫住,他压低了声音,却清晰无比的说了一句,“听好了,这件事情,别跟任何人说,懂了吗?”

  “知道了,雷哥!”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我感觉自己要完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杀人灭口毁尸灭迹的节奏啊。

  我就不明白了,那周少到底是什么玩意,踹了他一脚,就踹掉了我一条命?

  我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降临,待到那两个家伙离开之后,我赶紧语无伦次的说道:“雷哥,我真不是故意的,你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雷哥对我的话充耳不闻,他慢条斯理的点燃了一根烟,随即,又在旁边的架子上拿了一瓶饮料,打开,仰起头,喝了一口之后,才盯着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看着雷哥,最后,胆战心惊的说道:“我,我叫谢霆!”

  雷哥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变的阴云密布,他的表情很古怪,看了看我,突然又盯着自己手中的那瓶饮料。

  雷哥刚刚喝的那瓶饮料竟然是‘东鹏特饮’,形象代言人谢霆锋,此时,谢霆锋的头像正对着我呢。

  这家伙,肯定以为我是急中生智看见饮料瓶随便说的一个名字。

  我擦,我当时都要哭了。

  这尼玛真是倒了血霉,我哭丧着脸,赶紧结结巴巴补充道:“雷哥,我……我……我真叫谢霆,没锋!”

  “没疯?单枪匹马敢来名媛撒野,你还真是没疯!”

  雷哥冷冷的说完,我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我赶紧解释,可我感觉越说越乱,不过,雷哥好像相信我了,他抽着烟,走到我身边,又开始仔细的打量着我,他看的很仔细,我突然又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个雷哥,不会是个玻璃吧?

  我操,如果真的是,那我就更操蛋了,这刚被女朋友甩了,马上就要来一个男朋友,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我的心情了。

  “雷,雷哥,怎么了?”

  我苦笑了一下,问的很没底气。

  雷哥皱着眉头,突然又死死的盯着我,“你刚刚说,你大学毕业,学心理学的?”

  “对,对,本科!”我慌忙的说道。

  “会英语吗?”他突然莫名其妙的又来了这样一句。

  我赶紧又点头,“会。”

  雷哥嗯了一声,再次抽了一口烟,“来我们名媛闹事的,就没有站着出去的,上个月,还有个被我打断了第三条腿,你觉得你待会是什么下场?”

  “雷哥,我……”我‘我’了半天,就差没尿裤子了。

  来名媛的时候,那破的士司机还说我今天运气好,我好他妹,现在好的他妈的命都要没了。

  雷哥再次盯着我打量了起来,盯的我真的发毛加颤抖了。

  整个过程,大略持续了接近五分钟,他才重新点燃了一根烟,皱着眉头抽了一口,然后掏出了手机,放在耳边,“三夫人,对,是我……您赶紧过来一下!”

  说完,他挂断了电话,然后又开始盯着我看,一边看,还一边抽着烟,我再次确定,这家伙肯定是个玻璃。

  妈的,为了活命,我豁出去了,待会如果他真的提什么变态的要求,我肯定要毫不犹豫忍辱负重的答应下来。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对吧?

  雷哥又在仓库里面待了一会,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手机响了。

  他将手机掏了出来,放在耳边,一边接听着,一边走了出去。

  雷哥走后,里面静悄悄的,我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试着拉了一下,被锁上了,我暗骂了一句,接着四下打量着,这个破仓库,连个窗户都没有,根本没有逃出去的可能。

  我在想着雷哥刚才说过的那些话,还有他的古怪表情跟眼神,总之,我感觉这件事情很不对劲,不过,我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不对劲的地方在哪。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我听见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我赶紧后退了回来,站在原地,门开了。

  我抬起头,一刹那,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一次进来的,一共两个人,除了雷哥之外,还有一个女人,女人身材高挑,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岁,五官惊艳,画着淡妆,踩着高跟鞋,身穿一件淡蓝色的低胸长裙,露出两条白嫩的胳膊,高挽着头发,说不出的美。

  一般的女人,只能用漂亮来形容,而她,我愿意用‘美’这个字,因为,在漂亮的基础上,她还多了一份女人难以言述的成熟魅力,我觉得,这就是所谓的气质!

  这女人的目光从进来之后就一直打量着我,而我,也注视着她。

  过了一会,她转过头,一边往门口走,一边平静出声,“带他走!”

  3 颜姨

  带我走?要带我去哪?

  刚刚我感觉雷哥是个玻璃,一直盯着我看,估计是看上我了,现在看来,我感觉雷哥更像是个拉皮条的,莫非见我长的帅,要将我介绍给眼前的这个漂亮少妇?

  难道,我接下来要被无情的包养?

  我脑袋里面胡思乱想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雷哥已经是拽着我走出了仓库。

  我问雷哥去哪,这家伙理都没理我,只是撂了一句,不想死就闭嘴。

  在名媛KTV的一楼转了一圈之后,我们直接到了KTV的后门,那里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

  雷哥将我一把推了上去,我紧张的都不敢说话了,此时,那少妇也坐在我旁边第二排的位置上,雷哥坐到驾驶位,将车发动,刚要往前开,又突然转过头,“三夫人,你真决定这样做?”

  被称为三夫人的漂亮少妇没有理会,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声,“开车!”

  雷哥在原地调了一个头,奔驰商务车沿着外侧的一条小道缓缓的开了出去,不一会儿,就到了江海市的正规马路上,我坐在车内,心里在打着鼓,我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还有,这女人到底要带我去哪?

  不过,我总感觉没好事,我刚这样想着,那女人突然转过头看着我,随即,从车内的储物箱里面拿出了一卷绷带,还有一瓶消毒药水。

  “把头靠过来!”她的话很平静,不过,却好像有着不可抗拒的魔力一般,我只能倾斜着身子,她拿出消毒棉签,仔细的帮我擦拭了额头跟脸颊上的血迹,然后,将绷带在我的脑袋上缠了一圈,最后,依旧平静的说道:“待会,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什么都别问,多余的话,也不要说,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三夫人!”

  我的心虽然比刚才在KTV的时候平静了不少,不过,我还是很忐忑。

  我话刚说完,少妇摇摇头,“以后,你叫我颜姨!”

  “颜姨?”

  我有些迷糊了,雷哥叫她三夫人,我叫她颜姨?是觉得我比雷哥低一个辈分,还是说,这女人要跟我更亲近?

  虽然我有一肚子疑问,不过,我什么都不敢说,我知道我的命捏在他们的手上,我只求我帮他们一些忙,他们最后放过我。

  奔驰商务车在路上一直往前开,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四十多分钟之后,车到了南郊的桃山疗养院,这个地方我知道,是江海市最出名的医疗机构,风景秀美,环境优雅,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地方的疗养费,听说贵的能让你大小便失禁。

  我心里估摸着,他这一次我真是玩大了,来这种地方,还让我帮忙做事,不会让我暗杀什么人然后背黑锅吧?

  奔驰商务车开了进去,在门口停了下来。

  雷哥将车熄了火,三夫人看了我一眼,又平静的说道:“记住我说的话。”

  我赶紧点头,“不问,不说!”

  这女人笑了笑,不得不说,这一笑,差点将我的魂都笑没了。

  我们三人一起走进了疗养院,到达三楼的一个房间,门口有个看门的保镖,身高至少一米九,表情木纳,见到这女人,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三夫人。

  女人停住了脚步,“大夫人也来了?”

  “是的,三夫人!”

  女人嗯了一声,转过头又看了我一眼,然后再轻轻的叩了一下房门,保镖推开门,她带着我缓缓的走了进去,而雷哥,则待在门外。

  房间很宽敞,装修的也很豪华,虽然是病房,可各种高档设置应有尽有。

  在我们两个进去之前,房间里面有三个人,一个半躺在病床,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另外一男一女,男的三十多岁,穿的人模人样,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不过我一看到他就有些不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一个女人,估计五十多岁,描眉画眼,染着一头屎黄色的头发,全身珠光宝气的,不过,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只想到一个字,俗。

  这三个人,在我进去的一瞬间,齐刷刷的就往目光放到了我身上,这种眼神,跟雷哥还有三夫人看我的时候一模一样,好像我就不是这个星球的人一样。

  “你过来!”

  三夫人拉着我,走到那三人跟前,“这是大夫人!”

  “大夫人好!”我按照三夫人的要求,叫了一句。

  “这是你大哥!”

  “大哥好!”

  最后,三夫人又指着床上的那个老人,“这就是你爸爸!”

  擦,你大爷的,叫大夫人叫大哥都没什么,叫爸?这算什么节奏?我顿时不乐意了,我憋着嘴巴,不出声。

  我本以为三夫人跟那个老头会发飙,那知道那老头摇摇头,声音颤抖的说道:“小颜,算了,改天再叫吧,他一时还没习惯!”

  “这就是沈洛的儿子?”俗到家被称为大夫人的女人走了过来,仔细的打量着我,“还真有几分他妈的样子!”

  “颜姨,老弟这是怎么回事?”那个被我叫着大哥的人又走了过来,盯着我缠着绷带的头。

  三夫人平静出声,“下午从机场回来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一点意外,不过,小伤,没大碍!”

  “那就好,那就好!”那男人还死死的盯着我,喃喃的说道。

  “小颜,扬扬就拜托你照顾了。”老头躺在床上,始终没有将目光从我的身上移开,这都怎么了?

  三夫人嗯了一声,“我准备让他休息两天,然后让他去名媛熟悉熟悉环境历练历练,海哥,你觉得可好?”

  “行,一切你安排!”老头咳嗽了两声,“好了,大家都回去吧,不早了!”

  “爸,那你好好休息!”年轻男人跟老头说了一声,我们一行人出了病房直接下了楼。

  到了疗养院门口之后,那俗不可耐的老女人突然冷冷的就说了一句,“小颜,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教好你的人,站好自己的位置,可别痴心妄想别的东西!”

  “我知道,大夫人!”三夫人轻声应道。

  “儿子,我们走!”老女人大大咧咧的上了旁边的一辆奔驰S600,年轻男人再次死死的盯着我,打量了一会,这才转身,车,快速的出了疗养院的大门。

  我跟三夫人坐回到了车上,雷哥将车发动,三夫人说了一句,“去一趟医院,再让你见个人!”

  雷哥没说话,将车开了出去,我脑袋里面云里雾里的,我看了三夫人好几眼,这女人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缓缓出声,“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见到那个人之后,你什么都会明白了。”

  “哦!”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眼下,估计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车,开到一半,雷哥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一边开车,一边接听,放下手机之后,说了一句,“三夫人,他,估计熬不过去了。”

  “开快点!”

  “知道!”

  雷哥说完,奔驰商务车明显一个强烈的推背,速度加快了很多,本来四十多分钟的路程,半个小时就已经到达,车在市区转了一会,最后进入了一个地下停车场,雷哥让我下车,随即立马又换上了一辆奥迪A6,从地下停车场出来之后,直接到达了市区的一家医院。

  医院看上去不大,将车停好,雷哥首先下车,扫视了一遍之后,才让我跟三夫人下来,我们快步的走了进去,乘坐电梯直接到了六楼,走廊很安静,过了一会,有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将我们三个人带进了一间病房,最后,还说了一句,“他没剩多少时间了!”

  雷哥让那个医生先行离开。

  这个病房不大,病床上躺着一个人,旁边是一台心电监护仪。

  三夫人让我过去,我慢慢地往前走,病床上的人头上跟我一样,缠着绷带,鼻子里面插着氧气管,看上去奄奄一息。我仔细的打量了几眼,突然,我感觉全身就是一阵颤抖。

  因为,那病床上躺着的人,竟然跟我长的一模一样,尤其是大家脑袋上都缠着绷带的时候。

  4 本色

  我终于明白三夫人雷哥他们为什么看我的眼神不对劲了。

  我也明白这两个家伙找我的原因,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我跟眼前这个快死的家伙长的极为相似,确切的来说,真的可以以假乱真。

  我全身哆嗦着,“三……三夫人!”

  “我说过,以后,叫我颜姨!”三夫人盯着我,“还有,你的名字,叫着萧扬,听明白了吗?”

  “不不不!”我赶紧摆手,“三夫人,这事情,我做不来!”

  从桃山疗养院到这里,再加上这帮人开的那些豪车,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说白了,我这一次真他妈的玩大了。

  “你做得来,得做,做不来,也得做!”三夫人的语气突然冷了下来,随即,指着病床的那个家伙,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为什么?”

  我脱口而出。

  “今天下午两点,他刚下飞机的时候,还跟你一样,活蹦乱跳,可从机场出来之后,他乘坐的车,发生了意外,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而造成这一切的人,你今天晚上也见过!”

  三夫人不急不慢的说道。

  “谁?”

  “萧龙,也就是你叫了他大哥的人!”

  三夫人的这句话说完,我整个人差点都要崩溃了,果然,这游戏要玩出人命的,我操,我死死的盯着三夫人,我感觉这女人他妈的太恶毒了,眼前这个病床上的家伙马上就要挂了,而现在,我又以他的身份活生生的出现在那个所谓的萧龙的面前,那岂不是……

  我不敢往下想了。

  “看来,你想明白了!”

  三夫人冷冷的笑了笑,“萧龙已经见过你了,你感觉,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你阴我,你故意带我去疗养院?”我感觉自己要豁出去了,我大吼了一句。

  雷哥冲了过来,三夫人对着他摆了摆手,“说实话,我见到你的第一眼真的很吃惊,不过,我也不知道你有没有能力办成这件事,我想冒冒险,所以,我带你去了疗养院,没想到,你让我很惊喜,尤其是我让你叫爸的时候,你那种纠结无比的表情,真的是一个再合格不过的演员,你将一个从小被父亲抛弃送到加拿大孩子的幽怨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说真的,那一刻我都认为你是萧扬了!”

  “什么?”

  我简直就要哭了,尼玛在疗养院的时候,我只不过是不想叫别人爸而已啊,那想到会被这个女人如此的误会?

  “你叫谢霆,大学毕业,学的是心理学,还懂英语,一切,似乎都是老天爷安排好的,你说呢?”

  她再次的打量着我。

  “我真做不来,三夫人,你放过我吧?”

  我被她盯的再次发毛,喃喃的说了一句,不过,气势上已经弱了很多。

  “我说过,你没的选择,现在不是我放不放过你的问题,而是萧龙会对付你,因为,你是他萧家产业继承的唯一对手!”

  三夫人转过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萧扬,缓缓的说道:“萧扬是海哥的二夫人所生,从小害怕大夫人算计,被送到了加拿大,现在,海哥病了,希望见到自己的二儿子,当然,也害怕大夫人跟萧龙斩草除根,所以,就让人接萧扬回来,可没想到还是出了事!”

  “三夫人……”我喃喃的说了一句。

  “听我说下去!”这个女人打断了我的话,继续说道:“我是海哥的第三任夫人,我叫丁颜,如果海哥死了,我相信大夫人跟萧龙也不会放过我,所以,我需要一个帮手,换句话说,以后,咱们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要对付大夫人母子,唯一的办法,就是咱们变强,这样,才有可能起死回生。”

  我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妈的,我稀里糊涂的就参与到人家家族遗产竞争了,我说怎么刚见到萧龙就感觉他不爽了,原来他是随时都要我命的人啊。

  见我都吓傻了,三夫人缓缓的走到我身边,帮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柔声说道:“放心,没到最后,谁说我们就一定会输?还有,记住你的身份,以后,你就是云海集团萧云海的二公子萧扬,别遇到点事情就大惊小怪的,懂了吗?”

  “云海集团?”

  我颤声的看着三夫人,我说怎么听到什么萧家萧家的有些耳熟,原来是云海集团。

  云海集团是江海市的龙头,门下有影视公司,房地产,我那个贱人女友苏蔓以前就特别想去云海集团的影视公司,没想到,没想到我竟然成了那里的二公子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三个小时都没过,这也太让人接收不了了吧?

  “看来,你是知道云海集团的,不过,也别高兴的太早,海哥当初跟大夫人说让你回来的时候,可不是让你立马就接受家族产业的,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你自己证明你有这个能力,而且,萧龙还会不断的给你制造麻烦,所以,咱们以后要走的路,会很颠簸!”

  丁颜这女人,似笑非笑,妈的,本来她一个人死,现在,拉着我陪葬,她娘的当然开心了。

  “不过,你也要往好的方面想,云海集团二公子,一旦成功了,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威逼之后,又来利诱,这女人,果然有一套。

  “三夫人……”

  “叫我颜姨!”丁颜盯着我,“从现在开始,你要彻底忘记你以前的身份,别怀疑我说的话,游戏已经开始了,要想活,就好好的玩下去,我向你保证,如果你不想玩,就绝对活不过明天!”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过,这女人说的话也未尝不对,那个叫萧龙的王八蛋已经见过我了,他能放过我?

  可这游戏真的玩吧?我总感觉也是作死的节奏啊。

  我犹豫不决,纠结的都要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病床旁边的心电监护仪突然滴滴的叫了起来,我一看,刚刚还好好的心电曲线图已经彻底的变成一条直线了。

  萧扬,真的挂了!

  这意味着,我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吗?

  我正想着,丁颜这女人看着我,喃喃了一句,“你不感觉,这是天意吗?”

  天意?我感觉老天爷那王八蛋是想玩死我!他妈的,我只不过是想来一次捉奸在床,谁能想到会发生这种破事?

  “好了,明天开始,就是新的一天,阿雷,这边的事情,你待会处理干净,千万别让萧龙察觉,先送我们回去!”

  “知道了,三夫人!”

  丁颜点点头,又看着我,“你暂时跟我一起住,有些事情,我还要交代你,走吧!”

  不知道为什么,听丁颜说我以后要跟她一起住,我忍不住就想入非非了起来,我发誓,丁颜绝对是一个能让任何男人都胡思乱想的女人。

  没的选择也好,逼上梁山也罢,事情都这样了,我只能是跟在了他们两个的屁股后面,下了楼,我们上了奥迪A6,雷哥又转过头,说道:“三夫人,还有人知道他的身份。”

  雷哥这一说,我也是吓了一跳,是啊,苏蔓跟那个周少的贱人都知道我啊,万一告诉萧龙,我岂不是死的更快?

  “你是说周天跟他的前女友?”丁颜又恢复了平静。

  雷哥嗯了一声,“包间的灯光有些暗,我估计周天看不太清楚,即使看到,也不敢确定,反倒是他的前女友,要不然,我去……”

  说完,雷哥做了一个刀手的动作。

  丁颜摇摇头,“这是下策,你放心好了,一个小小的模特,还坏不了大事,在一定程度上,还能帮我们不少,现在咱们的扬二少可正需要好好的宣传,要不然,谁知道他回来了?”

  我茫然的看着丁颜,我更加感觉这女人不简单了,似乎早就有了一系列的反击计划。

  见我看着她,丁颜眨巴了两下眼睛,突然又说道:“哦,对了,明天让阿雷给你配一辆车,你自己有什么喜欢的款式型号没有?”

  我当时一听,普通青年的无耻感又涌了上来,既然已经要玩下去了,那就先好好的先享受享受再说,要不然,到时候完蛋了就更不划算了。

  不过,我又不敢提太高的要求,想了想,我轻声的说了一句,“颜姨,我挺喜欢朗逸的!”

  “朗逸?”丁颜这女人皱着眉头,“阿雷,朗逸是什么车?”

  “三夫人,上海大众!”雷哥回过头,也黑着脸说了一句。

  丁颜立马转过头,正视着前方,恨铁不成钢的冷冷说道:“开车!”

  5 暗示

  我果然还是一介普通青年,朗逸这种车能入的了丁颜的法眼?

  别忘记了,我现在可是萧扬,是云海集团的二公子萧扬,好吧,原谅我还没有适应这个装逼无比的高大上身份。

  一路上,丁颜再也没有跟我说一句话,一直板着个脸,估计被我气得够呛。

  雷哥开着车将我们送到了市郊的渭水庄园,这是江海市的一个小户型别墅群,环境挺不错,在一栋三层别墅门口停下来之后,我们下了车。

  丁颜交代雷哥:“阿雷,明天,我要带小扬去名媛,你准备一下!”

  “知道了,三夫人!”

  雷哥恭恭敬敬的说道。

  “那好,你先回去吧!”

  “三夫人,二公子,明天见!”

  雷哥这话一说出口,我整个人都飘飘然的不适应了,没几个小时之前雷哥还吓唬我说要打断我第三条腿呢,现在,竟然叫我二公子。

  不得不说,这家伙,转变如此之快,还叫的这样顺溜,果然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啊。

  丁颜打开别墅的大门,见我还愣在门口,立马过来,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不打算进来?”

  说实话,我现在还有些忐忑呢,我知道,这门一进,我就算是彻底的上了这条贼船了。

  不过,眼下,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见丁颜还盯着我,我也只能只快步的走了进去,别墅装修的不算豪华,不过,一点一滴都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

  在客厅的沙发坐下之后,丁颜看着我,温柔的来了一句“小扬,喝点什么?”

  我有些不太适应,忍不住说道:“颜姨,你还是叫我谢霆吧!”

  丁颜的眼神立马就变了,她缓缓的靠在沙发上,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听清楚了,我说最后一遍,游戏已经开始,以后,你的每一天都是现场直播,一点点的失误,都有可能要了你的命,懂了吗?”

  这女人,天生有一种气场,我顿时就不敢作声了,慌乱的点着头。

  “想喝什么,颜姨给你拿!”丁颜刚刚还阴云密布,可瞬间,又变的温柔可人了起来,活脱脱就是一个关心晚辈的好姨妈形象了。

  我觉得,这女人要是去拍电影,绝对能拿奥斯卡影后。

  “随……随便就好!”我都不太敢看着她了。

  丁颜嗯了一声,站起身,走向了旁边的一个小餐厅,回来的时候,拿了一瓶饮料,同时,将一个文件夹放在我的面前,缓缓的说道:“这是萧扬的一些资料,你先看一下,我去洗个澡!”

  说完,丢下我一个人就上了楼。

  事情都到了这步田地了,看来我真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翻开丁颜给我的所谓的资料,其实就是萧扬的一些简历,除此之外,还有这小子的一张生活照,穿着衬衫,我越看越觉得就像是在看我自己一样。

  萧扬是萧云海的二老婆沈洛的儿子,出生之后没多久就被萧云海送到了加拿大,八岁那年,沈洛去世,萧云海又将萧扬送到加拿大的一个友人照看,一直到今年萧扬大学毕业,说白了,这家伙没回来之前,跟我一样,也就是一个普通青年。

  普通青年假装普通青年,我感觉还是挺适合我身份的,只不过,话虽然这样说,我自己也知道,这游戏一旦玩不下去了,等待我的肯定没啥好结果。

  将萧扬的资料看完没多久,丁颜从楼上下来了,这女人换掉了以前的那套裙子,取而代之的是一套白色家居裙,穿着拖鞋。

  等到我反应过来,丁颜已经是坐在我的对面打量着我,“看完了?”

  我赶紧说道:“嗯,看完了。”

  说完之后,我才发现我回答的有点快了,丁颜的话,是问我看完了萧扬的资料,还是问我欣赏完她了?

  果然,丁颜又开始打量我,过了一会才说道:“其实,他的身世很简单,在加拿大的生活也一点都不复杂,至于他的性格爱好之类的,也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以前的他,没人了解,而现在的你,就是全新的他,以后,你只要按照你的方式去做事情就好。”

  丁颜一字一句,说完之后,又接着说道:“你刚踏入萧家,大夫人跟萧龙是绝对不可能让你进入家族产业的,而这一点,海哥也帮不上忙,毕竟你是一个新人,如果一来到江海市就让你接管萧家的产业,那么,他不是在帮你,而是在害你,你看完了萧扬的资料,你应该知道沈洛当初离开江海市去加拿大的原因。”

  我试探的说了一句,“大夫人要害她?”

  丁颜点点头,“一山不容二虎,更何况还是一头母老虎!”

  丁颜这话说的太贴切了,总之,见到那个大夫人的第一眼,我第一时间就将她跟泼妇两个字挂钩,别怀疑,我可是学心理学的。

  “你现在最迫切要做的事情有两样,第一,提高自己的知名度,让外界都知道,你萧家二公子回来了,第二,你要证明你自己的实力!”

  丁颜盯着我,“萧扬刚下飞机,萧龙就敢动手,他就是害怕有人知道萧扬的到来,所以,知名度这一点,最为重要,一旦让别人都知道你回来了,那么,他萧龙就会有顾虑,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81,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至于实力的问题,这也是我让你进入名媛的原因,名媛KTV是我的产业,接下来,我会将那里的管理权全部都交给你,半年之后,我希望你能够让它成为江海市最火爆的娱乐场所,记住,没有之一!”

  我喃喃的看着丁颜,“颜姨,现在的名媛已经是江海市的头牌了。”

  “你错了,除了名媛之外,还有夜宴,说白了,我就是要让你在半年之内干掉夜宴,至于这里面的原因,你以后就会明白!”

  “哦!”

  我支支吾吾的答应了一声,其实这游戏接下来要怎么玩我真的不知道,我怎么看,都好像是找死的节奏。

  “名媛方面的相关情况,我明天会带你过去,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跟阿雷商量,将名媛做成名副其实的第一,那样,就没人会怀疑你的实力。”

  丁颜似乎对我很有信心。

  我苦涩的笑了笑,“颜姨,娱乐场所的管理,还有KTV方面,我,我,我不是这方面的专业啊?”

  丁颜对着我眨巴了两下眼睛,温柔的看着我,“小扬,颜姨对你有信心,可别让我失望哦。”

  我操,我突然感觉丁颜有点勾引我的意思了。

  萧云海的三老婆,看那老家伙躺在桃山疗养院不生不死的,丁颜,不会饥渴难耐了吧?

  我承认,我又胡思乱想了。怪不得别人都说色胆包天色胆包天呢,我觉得说的就是我,这都什么时候了,我竟然还能想到那些方面,我真佩服我自己。“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带你上去休息!”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81,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丁颜站了起来,我跟在她的身后,一路闻着她的香味缓缓的上了楼。楼上的小客厅沙发上放了一套衣服,丁颜递给了我,然后又指了指我的房间,“这是给你准备的,那里是浴室!”

  折腾了一晚上,我实在也够累,想了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拿着衣服就进了浴室,刚将门关上……

  丁颜这女人,不会真要给我什么暗示吧?


[ 此貼被七号车手在2018-09-25 18:23重新編輯 ]